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揭秘!丽江每天入境者从机场到隔离酒店,中途怎么办?这8人……
随着国外疫情的加剧,严防境外输入成为防疫工作重中之重。

境外来丽江者来到丽江后,也要先到指定酒店隔离。但是——
从他们到达丽江机场后,如何到指定隔离酒店?
乘坐什么交通工具?
期间,都会接触到哪些人?
……
这是大家关注的焦点。

为使入境者进入丽江后最大限度减少接触的人,丽江市疫情防控指挥部交通卫生检疫组安排丽江市公共汽车有限公司调配专人专车,配合丽江机场,将需隔离人员运输到指定目的地。

4车8人
专门负责将入境人员送往隔离酒店

每天早上6时许,2辆专线面包车向丽江三义机场驶去。这是从3月27日起,由丽江市公共汽车有限公司在防疫特殊时期所成立的专线,专门负责将低风险入境人员从机场送往丽江城区的指定隔离酒店。

这条专线共有8名驾驶员,4辆13座的面包车,每天2个班次轮流交替。虽然同样是开车,但是对于这8名司机来说,这一次的工作,与以往有很大不同。因为,他们面对的,是现在在很多人眼中“最危险的入境者”。

接送前,车辆必须进行整车消毒,司机还得穿好密不透风的防护服。运送车辆也经过了特殊改装,用隔离膜将司机区域和乘客区域隔离开来,副驾驶不设座。
 
除此之外,司机们还要忍受漫长而又无目的的等待。由于飞机的航班时间不固定,且落地乘客有何情况也无法提前预知,他们只能每天轮班在机场出口附近等候。从早上6点30开始,最晚要等到凌晨3点。有时一天也接不到一位乘客。

为了应对长时间的等待,驾驶员们都会从家里带上一个大水壶,然后寸步不离地守在车上。因为一旦收到指令,他们必须在5分钟内做好所有准备,立即接送乘客,以便最大限度减少与他人的接触。

王勤军
第一天接人时很紧张,但既然做了,就坚持到底

王勤军,4路公交线的车队长,也是负责此次接送任务的8名驾驶员中的一名。

接到公司通知时,王勤军毫不犹豫就报了名。而另外7名,也都是像他这样主动报名的。

报名后,担心随之而来。为了让家人放心,王勤军把公司详细的防护措施都告诉了他们。父亲跟他说:“国家有需要,单位有需要,我们就必须得去做这件事,不要怕我们放心不下,你就好好去做吧。”

清明过后,王勤军接到了机场派出所工作人员的指令,有两位健康码为黄码的乘客需要接送。(注:“健康码”分为三种,绿码可以直接进入;黄码需配合集中或居家隔离14天;红码需配合做好疫情防控及自身防护工作。红码和黄码人员满足条件后将转为绿码)这是等待一周以来,王勤军第一次接到乘客。

王勤军坐在驾驶位上,穿着防护服,浑身闷得慌。按照规定,车内不能使用空调,也不能和乘客有太多的交流。从业13年,这是他第一次这么紧张。在狭小的空间里,王勤军不断地安慰着自己。

“因为是第一次接触,当时心里很紧张,那种心情我也不会说,就是紧张,然后就提醒自己要镇静,平复心情,好好开车。”

从三义机场到市区,不到30公里的路程,他开了50多分钟。车厢里只有他和两名乘客,他们彼此没有任何的交流。窗外呼啸而过的风,反而让这几近凝固的气氛慢慢缓和下来。

将乘客送到目的地后,王勤军立刻把车开回公司进行消毒。然后驾驶另一辆面包车,回到机场继续等待下一波的客人。一次,由于飞机晚点,原本凌晨1:40的航班直到3:20才降落。等王勤军和同事休整完回到家,已经是早上5:30。

对于接送入境人员这件事,王勤军没有太多华丽的言语。他的想法质朴真诚,却让人尤为感动。

“这个事情我不去做,还是有人要做,作为一名十多年的公交驾驶员,当有需要的时候,我们肯定要冲在前面。而且做都做了,就坚持到底,一直做下去,这就是我的想法。”

叶建松
反正都要有人去,干脆就我去吧!

3月26日,公司传达了一项任务:要去机场接运来丽需要隔离的人员,自愿报名,不强制,不清楚结束的时间。

叶建松想了一下,把自己的名字报了上去,“反正都要有人去,干脆就我去吧。”

需要隔离的人员一般都是健康码绿码以外的或者是出现发热、咳嗽症状的人员,专人专车运输这些人员,潜在的风险和危险都极高。

“想到过工作的危险性,但考虑到丽江疫情防控工作做得很好,而且到时候会发防护服,医生们在隔离区那么近距离都没事,我们自身做好防护,应该没啥事。”叶建松说。

除了防护服,公司还给司机们配发了防护手套、口罩、帽子、消毒套装等一系列防护用具。此外,还有一套严格的消毒流程,从机场回到公司,会有专人用喷枪给车辆、司机消毒,个人也要随时洗手洗脸。

说服了自己,叶建松还要给家人做思想工作。

下班回家的路上,他想了一肚子说辞。到家后,他把整件事和家人说清楚后,正要搬出准备好的说辞,没想到家人却支持他的决定,只是一再嘱咐:“注意做好自身防护,一定要小心谨慎!”

就这样,叶建松和7个同事分成两组正式加入到这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的任务中。根据要求,负责专人专车接送的师傅要根据机场航班的时间提前20分钟到达指定位置。如果碰上航班时间比较早,叶建松凌晨5点就要起床,“比平时上班的时间还早。”

晚上下班的时间就更不固定了。要等到最后一个航班没人了才能走。3月29日九河突发山火,浓烟遮天蔽日,有趟航班迟迟不能降落,凌晨3点多才降下来。等他回到家已是凌晨5点,天已经蒙蒙亮了。

有时连着好几天没有需要运输的乘客,尽管这样,叶建松和同事们仍要在指定地点等待,“说不准哪个航班突然就有人需要运送,我们不能离开车子太远,要时刻待命。”

第一天待命时,叶建松带的水喝完了,想着进机场里接点热水,结果被告知不能进入,从那之后,他每天都带着两大壶水。

4月2日,正在待命的叶建松接到机场通知:有两名乘客需要隔离,请做好准备。接到通知后,叶建松迅速脱掉外套,在3分钟不到的时间里穿上了防护服。

“防护服是全密闭的,一点都不透气,穿上的瞬间整个人就感觉非常闷,不一会儿全身就都是汗。”

不一会儿,需要被运送到指定地点隔离的两名乘客在机场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来到了叶建松车旁,车门拉开,两名乘客上车;车门关上,出发。

整个过程没有人说话,仿佛在执行一项秘密任务。按照规定,他们不能讲话。

第一次接到人,叶建松有点紧张,呼吸都有些急促,心里默默想了一遍防护流程,确认没有任何疏漏,他逐渐稳住心神。4月初的丽江还有些阴冷,防护服的面罩随着叶建松的呼吸出现雾气,随后又消失,如此循环往复。

从机场到指定的隔离酒店,车程大约50分钟,车里静得可怕,可能后排两名乘客在讲话,但叶建松听不到,隔离膜把声音也一起隔离了。

成功将两名乘客送至隔离点后,叶建松立刻返回公司把车消毒,然后驾驶另外一辆专车前往机场,等待下一波需要运送的乘客……

在机场,他们没办法预知有多少乘客需要运送,叶建松大多数时间只能等待,通过手机消磨时间。他不后悔,也没有抱怨,只知道默默完成公司交代的任务。

等车时间最长、乘客最少的公交!22天共接送4名入境乘客

作为丽江市疫情防控指挥部交通卫生检疫组的组长单位,丽江市交通局承担了主要的指挥责任。

丽江市交通局工作人员告诉读本君:“现在防疫工作的重点是加大对境外、来丽人员的排查和管控,确保不漏管、不失控。”

该工作人员介绍,按照相关要求,机场、火车站、客运站和包车经营企业在做好“云南健康码”扫码工作的同时,要严格落实实名登记制度,进一步完善旅客的痕迹管理制度。

特别是境外入境人员、重点疫区来丽人员和“绿码”以外乘客的旅客溯源管理台账,安排专业车辆和专班力量对需隔离旅客进行转运输送,发现异常情况第一时间按程序妥善处置。

这次负责转运输送的8名公交司机基本都是各线路的车队长,是平常有重要任务要参与执行也是冲在最前面的那群人。他们从业多年,技术过硬,最关键的一点是:勇于奉献。从接到任务到现在,再怕再难,他们从未抱怨过。

从3月27日至今,22天,这趟专线车一共接送了4名入境乘客。这也许是乘客最少的公交专线,也是公交司机等候时间最长的线路。但就是这样不辞辛苦的守护,才有了我们的健康和安宁。

这8人和医疗工作者一样,
同样在最危险的一线!
致敬这8名公交车师傅!
请一定保护好自己!

图文来源:丽江读本/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