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疫情下被按上暂停键!丽江电影院、酒吧、KTV的“至暗时刻”……
“给我一支烟。”叶星海点燃记者递过的香烟抽了两口后又灭了。

作为以前每天两包烟以上的老烟民,老叶在这个春节,把烟给戒掉了。“身边的朋友都不信, 但确实是一个多月一支没抽了,最近压力越来越大,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会玩几支,抽的是寂寞……”

老叶的压力,来自他的公司丽江纯K。

晚上10点,老叶打着手电筒独自一人走在自己开的丽江纯KKTV的过道里,如果不是这场疫情,此刻这里应该觥筹交错、热闹非凡。然而现在,黑漆漆的过道,空无一人的包房,整栋楼就只有他和另外一位年老的保安大叔,静得掉下一颗针仿佛都有回音。

老叶突然留下了眼泪,“我在想,我那124名员工怎么办,他们身后是124个家庭!” 而丽江娱乐业老板们目前的处境与老叶大体差不多。

丽江纯K、 芭芘KTV董事长——叶星海

从业多年首次歇业,KTV老板转战直播

和采访之前,我们所设想的因为KTV不能营业而焦头烂额,以烟为食的场景不同,此时,叶星海办公室内的一包大重九和一支没有动过的雪茄格外显眼,疫情爆发后,叶星海烟量大减。“本来每天要抽三包,现在应酬少了,一包都抽不完。”

过去的九年中,叶星海所经营的KTV无论逢年过节还是刮风下雨,从不歇业。这次疫情,纯K的大门一关就是两个月了。

按往年的经验,KTV的黄金期会出现在大年初三之后,纯K的85间包房每日爆满甚至翻台,人们通过歌声和酒精庆祝新年,店内的营业额能比平时高出一至两成。早在春节前一月,纯K就已经订购了大量的水果零食和酒水,并安排好人员轮班,等待黄金期的到来。

大年三十,万事俱备的KTV骤然停业,面对一百多号员工,一个月的工资就高达几十万,叶星海开始焦虑,如何活下来?

首先得让员工有事可干。

2月初,读本君发布了零售业巨头沃尔玛欢迎暂时歇业的员工来沃尔玛“上班”后,叶星海便积极与沃尔玛负责人协调,将8名处于待业状态的纯K员工共享到沃尔玛工作。“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但至少降低了企业和员工的损失,这段日子以来,沃尔玛说我们的员工工作很积极,很受欢迎。”而叶星海的员工也渐渐适应了新的工作环境,并被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没营业,叶星海也没闲着,一边开始对店内设施进行升级。沙发、桌椅、音响、墙体……只要有问题的地方,全部修缮重整。一边组织员工学习,并抽出更多的时间提升自己。

“疫情给我最重要的提醒是,反思自己的不足。KTV不是刚需,如果要活下去,除了等待,还必须不断地进行业态产品的升级、提升服务。等到疫情解除那天,我们才能更好地服务客户。”

叶星海最近还有了个新爱好,在自己办公室加了一个手机支架和一个补光灯,他开始尝试抖音直播行业内有用的“干货”,他坚信“每次大事件发生后,都会诞生新业态。”每天直播收入的两三百元钱与他的损失相比小巫见大巫,但他却希望能从新的平台中有新的收获,经营停了,思想不能停。

欢迎大家围观丽江纯K叶哥的抖音作品

古城酒吧协会秘书长、神话酒吧董事长——王志荣

“只有游客回来了,我们才能谈自救!”

春节是娱乐行业的黄金期,有店铺一年就靠春节和十一黄金周赚钱

同样陷入困境的还有古城酒吧协会秘书长王志荣,他经营的神话酒吧在古城的黄金位置,面积500平,房租压力不言而喻。

往年春节,酒吧的日营业额能达5万左右,2020年,七位数的月营业额突然变为了0。“春节期间,古城里每一家酒吧都爆满,有些店就靠春节和十一黄金周赚钱。”王志荣坦言,春节出来的游客大多都有消费能力,在明知房价物价飙升的情况下,还是愿意出门旅行,大部分人缺的是时间而不是钱。

正在施工的酒吧街

谈到如何自救,算得上是酒吧“老手”的他却找不到方向。面对高昂的古城房租和人力成本,只要没有游客,任何的自救建议都是空谈,对于古城里所有酒吧老板而言,复工不能算是重生,真正的重生是旅游业完全恢复。

“任何建议都没有用,光开门也没有用,只有游客回来了,我们才能谈自救。”王志荣预测,下半年丽江可能会迎来一波“报复性消费”。“如今国外疫情爆发,憋在家中数月的中国人们更多将倾向于国内游,而丽江正是不少旅客的首选旅行地之一。”

和神话酒吧一样,古城几乎所有的酒吧目前都处于停业状态,面对高昂的房租、空空如也的店铺,大部分老板都在夹缝中求生。做网红、开直播……可无论什么方式,都不及往常了。

中数·新丽江影城负责人——和练亮

工作人员只有和影院共苦,才会有同甘的机会

“经过这次疫情,全国影院都会回归冷静”

和酒吧、KTV一样颗粒无收的,还有电影院。

早在12月底,中数·新丽江影城负责人和练亮就通过媒体关注到了当时的“不明原因的肺炎”,因为17年前的非典让他记忆犹新,敏锐的他在一月初便提前制定出了电影城应对疫情的预案。谋定而后动的优势在接到娱乐行业暂时关停的通知时凸显,他比更多人从容。

“只是,之前没想到会那么严重。”和练亮说。

“大年三十后,一切安排和春节强档计划都因疫情戛然而止。”停业后,和练亮和团队第一时间联系购买了电影票的客户,进行退款。当时,春节档的电影票已售出了2500张左右。

和练亮的遭遇只是全国影城的冰山一角。春节一直以来是各大影城的销售旺季,去年,凭借着《流浪地球》等大片,春节档收获了59.05亿票房,2018年则有57.71亿元票房。春节前,多位业内人士预估,2020年春节档有望突破70亿元大关。没想到,这场疫情来势汹汹,1月23日,猫眼统计全国票房还有2500万元,随后是大年三十,春节长假开始,票房却永久地显示为0了。

最最关键的是,其他行业或许会迎来疫情褪去后的“报复性消费”,而娱乐行业,特别是KTV、电影院、酒吧这类密闭空间娱乐场所,在短时间内恐难繁华再现。

日子难过日日过,出生于电影世家的和练亮却在低迷中,看到了另外一面——洗牌。全国影院的数量其实早已处于高饱和状态。“影院的损耗成本本来就高,疫情过后,会有影院资金链出现问题,经营困难的情况也会有,全国的影院都会回归冷静。”

针对这种情况,自然会有很多从业者退出电影行业,但和练亮并不为此担心。“工作人员要有和企业同甘共苦的想法,只有共苦之后,才有同甘的机会。”影院停业后,和练亮做得最多的事情,是保障影院员工的稳定,包括员工情绪、生活的稳定,想方设法从资金方面给予员工保障。每一个员工,背后都是一个家庭。作为影院负责人,如何在疫情期间保证大家的正常生活,成了他最关心的事情之一。

今年春节,对和练亮来说,是有史以来最为清闲的一个春节。望着空荡荡的影城,眼见它,从过年不打烊到无限期停业;眼见它,从一票难求到主动给订票者退票;眼见它,从人头攒动到门可罗雀……尽管影城开门之日还不可期,但工作人员依然对影城进行着一周三次的打扫和消杀。“每天我们都做着复工的准备。”和练亮说,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一种蓄势待发的等待。他相信,中国的电影业不会一直寒冬下去,肯定有复苏的一天。而他,也做好了迎接那一天的准备。

国金证券的预测显示,疫情对经济的影响主要集中在2020年一季度,二季度影响将显著下降,下半年影响消失。疫情终将过去,那些被压抑的需求终将以更激烈的形式爆发出来,但那些被隔离带走的现金流是否能再次回流?被疫情影响的娱乐行业能否尽早恢复?还有待观瞻。

图文来源:丽江读本/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