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疫情下的丽江农民工!一边是找不到工作就不吃午饭,一边是找不到技术工……
中午我就买个饼吃,三块钱一个。找不到活的时候,干脆就不吃午饭了,晚上回家再做了吃。真的很饿,但是没有办法……”3月15日,丽江散工招聘市场,在这里找活路干的李文英,每句话都透着无奈。

这个位于祥和路和吉祥路路口的招聘市场,说是招聘市场,却没有半点招聘市场的样子:没有招工牌子,也没有招工单位,只有一排排坐在马路边等活干的农民工。

在李文英周围,像他这样等待打零工的农民工还有30多个,他们一排排坐在马路边,等待雇主的到来。而雇主于他们来说,是可遇不可求的。有时候坐上一天甚至几天,可能都遇不到一个雇主。

一辆破旧的面包车开来,原本蹲坐在地上的人群,一窝蜂跑上去围住了车子,大家紧紧地贴着窗户,问价、争抢……短暂交谈后,开车的人摇了摇头,猛踩一脚油门驶离,黑烟从尾气管中排出,飘在空中。久未散去。

这股悬在空中的黑烟,一如待业农民工心里的阴霾。

1

20多天没找到工作了

每天中午靠吃一个饼充饥

今年47岁的李文英原来和丈夫在永胜老家做农活维持生计。2011年起,为供两个孩子上初中,她放弃家里的农田,和老公一起来丽江打工。老公唐金是水泥工,前几年夫妻俩年轻,工作好找,又能吃苦,日子还过得去。

可在4年前,李文英遭遇交通事故,尾椎骨断裂,术后基本丧失劳动能力。这场变故,让李文英家原本过得去的生活,逐渐变得艰难,家里的重担一下就落到了唐金身上。今年2月,解除疫情封路后,李文英和唐金从永胜赶回丽江开始找工作。每天早上7点等到晚上6点,这一等,就是20多天。

在不远处,唐金靠着墙根,双手抱在胸前,眉头紧锁,等待着雇主的到来。皲裂症在他手上留下了一道道小伤口,无意中碰到,都会让他紧锁的眉头拧得更凶。

唐金揉了揉满是伤口的手,从兜里掏出一根烟,手上的疼比不过心里的焦虑,他深吸一口,烟从鼻孔里飘出,氤氲着红红的眼眶。

“家里两个儿子都在读大学,一个在昆明读大三,一个在青岛读大二,下一学年的学费还一点着落都没有,借也借不到。”抽着烟,这个沉默的男人开口了,“过来丽江租房,房租、生活费都需要花钱,疫情过后,孩子返校的车费、生活费也是天文数字。”

唐金在下八河租了一个单间,每个月260元的房租,他已经欠了3个月了。为节省开支,他每天中午就和妻子吃一个3块钱的粑粑,开水是店里免费供应。

“不是我们挑活,而是没有人来招。”唐金透露着行情,“今年找工作太难了,外地老板进不来,本地老板不开工,我们就只能在这里等。前几天还有几个人因为一个半天50块钱的活,差点就打起来了。”话未说完,一辆面包车驶来,唐金顾不上说话,立刻朝面包车围了过去。

前一秒还坐在一起吹牛的农民工们,下一秒就收了笑容往车边挤。世人慌慌张张,不过图碎银几两。

2

年龄大了不愿去工地

工钱大幅下降

相比唐金的窘迫,同在市场等待招工的李维西就悠然很多。

李维西头戴黄色安全帽,一套干净西装,一辆72v的电动车上摆满了工具,刚刚吃完午饭,嘴角的油还未擦干净,坐在马路边喝着开水休息。

李维西是永胜程海人,在丽江打工20年,在儿子的帮助下,去年在丽江买了一套房,现在出来打零工就是挣点日常生活开销。

“去年活好找,工资也开得高,今年工资都普遍下滑了。”李维西刚做完3天的零工,没活了他就到市场寻找工作。

李维西是工地泥水班组的老师傅,用他的话说,属于技术工种。

去年这个时候,李维西一天的工钱是300元左右,“今年200元一天都在接,活少了,价格也要得低。工地的价格也下降了,去年200元一天的小工,今年160元都在招。”

李维西今年已经60岁,感觉有点干不动工地了,“工地用工缺口还是大的,随着复工复产,丽江的工地也陆续开工,年轻一点的都是一批一批地拉着去工地了。”

李维西也接到一些工地包工头的招工邀请,但是李维西想着自己年龄大了,都拒绝了,“打打零工混混日子也挺好。”

3

包工头:

目前最缺技术工,工钱只会涨不会降

奇怪的是,一边是劳务市场的农民工难找活,另一边是包工头为找不到人开工发愁。

来自大理的包工头老刘在丽江干了十多年,他最近棘手的问题是,疫情影响了农民工回流,找不到技术工干活。

2月25日,老刘在民主路附近工地承包的项目又火热开工了,这是去年就承包的工程,“可现在木匠和钢筋工的缺口,至少在10个。”

而劳务市场,他们反而去得少,因为那里主要是请小工和短工。

据老刘介绍,目前农民工人力市场中,技术工一天的工钱在300元左右,劳务市场里的男工为200元,女工为170到180元。

只要愿意干活,工钱是不会少的,老刘表示,“但很多人不愿意做工地上的活,有的是干不来,有的则是因为辛苦”。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只有等待,等待疫情彻底结束,等待技术工回流。

和老刘一样,老陈做了20多年的包工头。目前,老陈负责北片区一房地产项目近10万平米的水电工程。原本今年9月份需要交工,但因疫情影响,交工的日子变得遥遥无期。

即便这样,老陈也不爱找临时工,也很少去劳务市场找人干活,因为他觉得还是合作过的老班子靠得住。长年合作形成了默契,工作效率也高。

开工前,项目方与老陈等工程负责人在线上召开了多次复工会议,商讨疫情之后的开工情况和注意事项,这让后期的施工变得比想象中的还要顺利。

对于未来,老陈的看法是:“疫情结束后,大家做事情也更加自由,还会有更多项目陆续开工,市场一定会更好。”

4

农民工占丽江总人口半壁江山

据丽江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介绍,目前丽江有129万人口,其中农民工人口占了60多万。可以说,丽江的农民工这一群体,占了丽江总人口的半壁江山。

疫情之下,像唐金、李维西这样遭遇困境的农民工家庭还有很多。因病致贫、年龄大、单亲、隔代抚养等问题,令这些家庭格外窘迫和脆弱。他们徘徊在城市边缘,哪怕是小到一根稻草,也再难以承受。

农民工家庭受疫情影响到底有多大?

复产复工对农民工带来了什么?

当下农民工需要被提供哪些救助和公共服务?

……

种种问题,需进一步进入政府和公众视线。

5

看得见的帮扶

在3月10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国务院扶贫办综合司司长苏国霞介绍,截至3月5日,贫困家庭劳动力外出总人数为1420万,仅有去年全年的52%。疫情带来的人员、物流受阻,对贫困户收入的影响,可能是长期的,也是更大的。

就像唐金所面临的,今年9月份要交房租,但是除了房租,还有孩子入学的各种费用,目前都没有着落。

丽江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介绍,“丽江每年都在大力支持农村劳动力转移,2019年转移外出务工人员近40万。复产复工以来,丽江多次包机送农民工外出务工,也多次举办线上招聘会,助力农民工。”

据云南省发改委网站消息:截至3月13日,丽江市复工率达到81.67%,复产率56.81%。

“零散工工作难找的状况是存在的,现在丽江一些建筑和装修公司还没有复工复产,用人需求没那么大。但随着丽江全面复工复产,散工的用人需求也在逐渐增大,而且会越来越大。”上述工作人员介绍道。

据悉,针对丽江农民工现状,丽江市也在摸底调查、宣传动员的基础上,主动协商上海、广东、福建、浙江等劳务协作地区,通过专人负责、统一预定车票、专车专列专机等全力保障农村劳动力安全、有序输出。同时,将适时恢复组织开展现场招聘活动,为有求职意愿的农村劳动力提供“面对面”岗位对接服务,尽力解决找工作难的问题。

时代的灰,

于农民工而言,

更是一座大山。

疫情之下,

农民工的春天,还远吗?

图文来源:丽江读本/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