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丽江这些人山上一待十余年,被媳妇称为“野人”,却无怨无悔!
疫情期间,人们每天宅在家里,孤寂、郁闷、焦虑……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感觉要崩溃。

然而,有这样的人,他们一年中有近300天的时间独自在山林中,与鸟相依,与风为伴,孤单的时候,跟林间松鼠倾诉衷肠……这一呆,就是19年。他们,是丽江的护林人。

今天,3月12日,植树节。我们来讲讲丽江天保护林人的故事。

邓啓飚是雪山下的森林守护者,也是媳妇口中的野人、山大王……可他19年前,却是一位伐木工人,靠着一棵棵被砍掉的大树,挣着工资。“时常我在想,这或许是因果轮回,年轻时伐木,老了却离不开森林,享受待在林子的每一刻时光。”踩着脚下树叶夹杂的松针,软绵绵的,老邓闭目深吸了一口气,他说,还能闻见泥土和植物的香气,这香气就像酒,对它有瘾。

林海雪原里的艰苦生活

54岁的邓啓飚是黑白水林业局甲子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管理所所长(以下简称天保所),他已经在雪山脚下生活工作了整整14年。

“我们防火期每天24小时无休,主要工作就是确保所辖林区没有火情和盗伐。”老邓操着一口夹杂丽江口音的东北话。甲子天保所所辖林区为13.41万亩,老邓和副所长许志军、护林员和金生的三人组,每天需要开车到辖区内巡逻观察。带着儿子送给他作伴的阿拉斯加犬,狗狗脖子的项圈上,有一行很醒目的字——大王叫我来巡山!

甲子天保所所长邓啓飚▲

甲子天保所副所长许志军▲

甲子天保所护林员和金生▲

这份工作需要每天雷打不动的坚持,工作内容看似简单,做起来却并不容易。

“早上起来窗子上都会结一层霜,露在外面的脑袋也冻得冰凉。”老许指着宿舍窗户说,他们生活和工作都在所里,每天首要克服的问题就是——冷。

所里专门有间屋子装了台藏炉,人们从甘海子飕飕的冷风里钻进去,顿时就能感到十足暖意。老邓说,如果不提前生火,屋里根本没法儿呆。这里是他们的起居室,里面的电视是他们唯一的娱乐道具,而墙上则是满满的表彰奖状。

与市区相比,雪山脚下的气温常年低于冰点,因此所里水管常常被冻裂,如果前夜水壶内没有备水,早上起来大家都无法洗漱。晴天中午气温最为舒适,但这样的时刻难得一遇,甘海子的小气候就像小朋友的心情,说变就变。

上午十点,吃过早饭的三人组准备出发巡逻,他们每天巡逻里程都在30至100公里,要到下午三、四点才能回来。“我们一天只吃两顿,上午和中午并一起。”和金生说,他们也会带一些粑粑、泡面或是干粮在路上充饥。

车巡或是步巡在崇山峻岭间,不仅是孤独,还充满危险。

“前不久,我们接到消息说林子里有油锯响,不知道是有人盗伐还是村民找柴,所以必须现场察看。”当天下着大雪,老邓开车带着和金生往现场赶去,路面积雪太厚,在一个上坡路段车子开始原地打转,完全失去控制。

在另外一次巡逻途中,老邓驾驶的吉普车在下坡路段突然刹车失灵,车子马上就要撞山。最后还是凭借着老邓对地形的熟悉,硬拉着手刹,在崎岖山路上将车辆停住。“下车后,我连着抽了四只烟。”回想起当时,老邓心有余悸。

除了客观环境造成危险,还有很多危险来自盗伐者。

2018年的一天,老邓在巡逻过程中发现四辆装着盗伐木料的车辆,盗伐者见到执法人员便仓皇逃窜,后来定睛一看只有老邓和同行两人,便又叫来几车拉满同伙的东风车,将老邓与同伴团团围住,威胁他们将照片记录删除。脱险后,在路过附近村庄时,马路两边还等着一众老人、小孩准备用石子、木棒袭击他们。

2013年的一天,追逐盗伐车辆时,盗伐者为躲避追查,在行驶过程中将固定木料的钢索从车上揭开,木料倾泻而下,险些砸到老邓驾驶的车辆。

在老邓干天保工作这十几年里,与盗伐者大大小小的冲突和遭遇不胜枚举。

“我是正规执法,当然不害怕。”老邓说,通过这些年大量林业知识宣传,老百姓们认识到保护森林的重要性,盗伐现象也大大减少。

长期生活工作在雪山,他们与家人相见的时间也屈指可数。

“完全没有在家过春节的印象了,”老邓说,“媳妇老和我说‘天保所就是你家,回去当你的山大王吧!’”一年有近300天,护林员们都呆在所里,每每年节都是预防火灾重点时期,大家已多年没有和家人在春节团聚。

常年与世隔绝,也让护林员与城市生活产生隔阂。城市的车水马龙,让在山路间驰骋惯了的老邓很不适应,生怕一个不注意就碰到车和人。老邓对水的口味也慢慢有了变化,他说:“每回在家都喝不惯丽江的水,没有雪山的水硬呀。”

工作如此乏味且辛苦,那什么时候最快乐?

“最快乐的时候就是雨雪天,没有电话,来一盘花生米和一壶酒,静静坐着。”老邓说,所长是第一责任人,退休之前辖区内没有大火是他的心愿,而对火情的担忧让他对电话铃声颇为敏感。他说:“我都快神经过敏了。”

还有一个令他彻夜难眠的东西,就是雪山的大风。“吹得防盗窗叮咣直响,根本睡不着,还得担心风把天锅吹走砸到路过车辆,也担心大风会引发火情。”

如今的护林人,曾经的砍树人

1966年,刚出生的老邓就跟随“支援三线建设”的父亲来到华坪。17岁那年,身为“林二代”的老邓沿着父辈足迹,成为了黑白水林业局的伐木工人。老邓说:“大了说是为国家做贡献,小了说是找一份工作糊口。”

当时伐木工人拿计件工资,1立方木料有3块钱工资,碰见一棵上百年老树能让老邓开心不已,因为一颗老树能取20多立方的料。伐木工作老邓一干就是15年,直到九十年代末,国家方针、政策变化,老邓的工作内容发生了180度大转变。

因为大量森林资源被砍伐,长江水土流失面积从50年代的36万平方公里增至90年代初的56万平方公里,仅金沙江流域每年流入长江的泥沙就达2.6亿吨。1998年,党中央、国务院作出了停止对长江上游、黄河上中游地区天然林的采伐,由此拉开了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的序幕。而“天保工程”的重点便是严格保护大江大河源头及生态脆弱地区的天然林。

1998年,老邓先被调至黑白水林业局石材厂。2001年正式调至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管理所,先后在大东、白沙、甲子天保所工作,一干又是19年。回想曾经的伐木工作,老邓心中有个遗憾,当年的采伐改变了山体的样貌,虽然经过了天保工程20年精心管护和修复,现在林子又长了出来,但已没有了曾经原始森林的美感。

三十七年岁月变迁,老邓从那个为几十方木料而高兴不已的少年,变成了一个热爱山林的中年大叔。他说:“森林是地球的肺,森林里的空气就是和城市里不同,雨季来临时脚下的土地软绵绵的,还能闻见泥土的香气,松塔从树上落下的声音,真是好听得很!”

老邓还自嘲道:“你也可以说我不敢面对社会,但我就是喜欢在林子里的感觉,退休以后我会时不时回来,这泥土的香气就像酒,它有瘾。”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同志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必须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

从为加快经济建设,大量开采自然资源,到提倡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我们的社会发展意识发生着巨大转变,而林业工人老邓的一生正是这段进程的缩影。

自天保工程实施以来,老邓所供职的黑白水林业局承担着玉龙雪山自然保护区周边林区的天然林保护工作,全局森林管护责任区总面积247.54万亩(其中:玉龙县207.60万亩,古城区39.94万亩)。

管护范围为玉龙县奉科、宝山、鸣音、大具、白沙、玉龙山6个乡(镇、办事处),古城区大东、大研、束河、西安4个乡(办事处)。局下设奉科、宝山、鸣音、大具、甲子、白沙、大东、古城等8个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管理所和后勤服务中心。还有许许多多和老邓一样,扎根在崇山峻岭间的护林员,正在守护着丽江的绿水青山。

此刻,你再次眺望城市远处的山林,是否看见了一个个橙色身影正在穿梭林间?

图文来源:丽江读本/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