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丽江驰援武汉医生的朋友圈,我不忍看……
这个春天不平静,也注定不平凡。

疫情当前,全国各地有数以万计的医护人员冲在武汉战“疫”最前线,他们用战士般的身躯,挡在了无数人和无数家庭的前面。

丽江驰援武汉医疗队踏入武汉“战场”至今已有数日,这30名医护战士,每天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在他们的朋友圈,我们看到了一个个“平常”背后,让人落泪的感动。

1

集体剪发:这是最好看的发型

“待我长发及腰?这一次,等不到了。但是我不后悔!”

3月3日下午,两位武汉理发师到驻地为云南第七批援鄂医疗队队员进行理发,丽江市医院的医护人员也在其中。

当一个个留着漂亮头发的女护士,头发被理成“半光头”的样子时,她们心疼不已,但仍然相互打趣,“这应该是我们这辈子见过的最酷的发型吧”!

没有办法,每天在武汉市中心医院照顾重症患者的他们,除了做好相关治疗护理工作,自我防护更是重中之重。

为了在隔离病区内避免交叉感染,也为了迅速地穿脱防护衣帽,更好地投入救治中,在出征之前每个人都将自己的头发进行了修剪,很多女队员更是含泪剪掉了留了多年的长发。

进入武汉病区后,原本剪过的头发又长出来了,工作时穿脱防护服不方便容易造成污染,下班后清洗也费时间,尽管大家看着自己刚长长一些的头发心里充满了心疼和不舍,但是为了保护好自己,也为了更好地为患者服务, 都下定决心再次剪发。

对于他们来说,头发没了可以再长,面对疫情这都是小事。或许现在短短的发型,以前在他们看来是“杀马特”、“非主流”。但在我们看来,这其实是最美的发型,您觉得呢?如果您也同意这一观点,请在文末点一下“在看”。

除了剪发,丽江驰援武汉医护人员朋友圈里的点点滴滴,也无时无刻不在感动着读本君。

2

奶奶去世仍守前线:我在长江这头想念您

“奈何年前相拥抱,而今一去两茫茫。心香一柱传心语,祝您平坦入天堂。奶奶,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病痛。”

2月25日下午,援鄂医疗队护士李坤寿发了这样一条朋友圈。就在云南省第七批援鄂医疗队队员们正在武汉忙碌地进行个人防护强化训练及考核,他收到了从家乡传来的讯息:“奶奶去世了”。面对奶奶的突然离世,且不能回家送终,七尺男儿李坤寿再也没有忍住眼泪,却只能在朋友圈遥祝奶奶一路走好。

李坤寿是丽江市人民医院手术室护士长,也是全院唯一一位男护士长。奶奶已有98岁高龄,年前他去看望奶奶,并约定一定回老家陪奶奶过年。

李坤寿的妻子何艳同是医院的护士长,妻子才生二宝不久。由于工作性质限制,本来就很少有时间陪伴家人的李坤寿,出现疫情后,和很多在隔离区上班的同事一样也连日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没有时间回老家照顾妻儿和老人,更无法兑现陪奶奶过年的诺言。

当医院组织援鄂医疗队时,李坤寿第一时间报了名,写了请战书,经过筛选后成为了奔赴武汉驰援医护之一。年幼的孩子、生病的老人,这些重担虽然压在了妻子一人身上,但同为护士的妻子此时更加理解他,也支持他。

奶奶去世后,李坤寿说,“孙子在千里之外抗击病毒,不能回家看您,我在长江这头思念您。”正如他回复朋友圈所说的那样,“谢谢大家,我没事,奶奶98岁了,只是自己没在家,心中难免遗憾”。

除了李坤寿,同在武汉中心医院驰援丽江的护士张欣美,也遇到了同样无奈和遗憾的事。

为了疫情结束后更多人的亲密相拥,他们只能和远方的亲人隔空问好。

3

和家人过年又成为了遗憾:别人过年,我们帮人“过关”

大年三十,一家人在一起过个团圆年,是很多人都能实现的事。但这对于驰援武汉的丽江儿科副护士长黄秀元来说,却是一件奢侈事。

今年是她参加工作的第13个年头,本以为今年的大年三十她终于可以休息一天,和家人一起吃个团年饭。然而饭未上桌,电话就响起,疫情来了。

由于怕父母担心,黄秀元只是简单地交代了几句说:“医院加班,我走了。”其实家里的老人早已习以为常,哪怕是大年三十,也不觉意外,“你去吧,我们给你留着饭。”

但没有人知道,她即将走进的是充满危险的隔离病房。

丽江疫情出现后,黄秀元就进入了确诊患者隔离病房,开始前所未有的忙碌。

每天穿脱非常繁琐,但每一步都不能马虎。年初的丽江和深冬没有什么区别,在隔离病房工作几小时出来,黄秀元每次都汗流浃背,深夜换班洗澡后返回宿舍,头发上已经满是冰凌。

每次从感染病房出来,脸上、手上都是深深的勒痕,鼻部甚至被口罩磨出水泡。不休边幅、面容憔悴、头发散乱,完全没有了女性的阴柔之美。那又怎样,在这样的岗位才能够更加体会满脸勒痕托起的生命之重,才能明白抗毒防疫,将千万民众护于身后的荣光。

而今,黄秀元又“转战”武汉,她最大的牵挂就是家中的老人和年幼孩子。在妈妈不在的这些日子,年幼的孩子手绘了一张抗击疫情的手抄报,让人动容。

4

出征前一天:父母才知道我要去武汉了

援鄂护士周欣娟出发去武汉后,当天晚上到达昆明已是深夜,但她毫无睡意,记录下人生第一次“出征”的心情:

2月19日,我们接到了出发武汉的正式通知。知道这事后时,中午妈妈打来电话,让我一定好好保重,才说了几句话她就哭了,我很难过,赶快挂掉电话,因为害怕听到她的哭声。  

在得知医院准备援鄂的那天,我在饭桌上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这几天医院说有可能要派医疗队去武汉”,当时妈妈说,“我和你爸爸年纪都大了,你不要去报名了”。

我当时很生气。“谁家没有老人小孩,我们有许多同事从大年三十就去了感染病区,现在又要到湖北去,和他们比起来,我们算什么?”

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和他们说起过去武汉的话题。但是我知道,我要去武汉了!老实说,除了家人,我现在什么都不担心。

虽然我们这次去的是三十个人,可是有许多的干部职工为我们这次出征做着准备。特别是医疗防护用品,为了保证我们的安全,医院想了许多办法紧急调配,我在清点物资的时候还开玩笑地说,医院把家底都拿出来了。

星期一晚上接到正式通知,星期二妈妈打电话问什么时候回来时,我还在加班,我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和父母讲,只在电话里说了一句,等会有事和你们商量。

回到家,发现家里杀了鸡,妈妈一见到我就说:“你是要去湖北了吧?”

我说:“你怎么知道的”。

“早上你爸爸看新闻,看到德宏州县医院、区医院都去了,就说你们医院肯定也是要去了。没事,你去吧,好好保重好自己。你一直都是一个福将,定会好好回来的”。

本来我还在担心家里人会不会难过,反倒在这个时候最支持和理解我的永远还是我的家人。

下午医院为我们举办了出征仪式,许多人都哭了。我看到黄秀元的老公昨天就默默地来为她打包行李,今天又是默默站到一边,好几次都是红了眼眶;张新美的哥哥、妹妹、女儿都来送她,女儿哭得很伤心……还有许许多多的家属朋友同事都来送行,大家紧紧拥抱。

我默默地告诉自己:“你是护理部的,还是医疗队的小组长,一定要把他们每个人都好好地带回来。”说不出什么豪言壮语,但我们一定全力以赴,所有人都平安归来。

这些都将是他们“战疫”的记忆,未来不管过了多少年,每每想起大家想必依然会热泪盈眶。

疫情之下,我们常常会看到,一双双口罩外露出的空洞无助的眼睛。然而在绝境里,总有一道善良的光,照亮黑暗。让人们不消沉、不恐慌,心怀信心,努力活着。

而白衣战士,就是我们心中的这束光。(部分资料由丽江市支援湖北医疗队提供)

图文来源:丽江读本/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