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被遗忘的,昆明悠悠渔村
这里因为几百年前一场浩浩荡荡的移民而兴起,祖先们几十年栉风沐雨,筚路蓝缕让它成为了盛极一时的渔港古渡。

时过境迁,往日的荣耀已渐渐收敛,而昆明最美的夕阳,却留了下来——呈贡海晏村,一个被世俗遗忘,又被自然眷顾的悠悠渔村。

被遗忘的,昆明悠悠渔村

1
千屯遍列西南夷,春风已到彩云南。
时过境迁六百载,至今不忘高石坎。

“南京柳树湾高石坎”,明朝初年征召江南移民入滇的集结之地。南京城墙脚下,几十万人百感交集,父辈将儿子们叫来跟前,一只大土碗砸成数片,弟兄几个各揣一片,作为他日同宗相聚的凭据,同行的乡党们为了让子孙不忘根本,都把这个平日里并不曾提起的校场认作了来时的故乡,被一代代人口耳相传。

然而时过境迁,如今早已查无此地,岁月沧桑把几百年前的颠沛流离连同大明朝的风风雨雨一起埋没,但“柳树湾高石坎”一名,却深深融进了滇池畔居民们的集体记忆之中。

与众多背井离乡的江南人一样,海晏村的村民们一定也对那个富饶的鱼米之乡“柳树湾高石坎”情有独钟的,不然他们当年怎会选择在昆明城外这片盛产稻谷的海湾坝子驻足,这里被当地彝族人称作“扯过”或是“呈贡”,并与当地人一起以耕渔为业,终于在高原坝子上重现了如诗如画的梦里老家,虽然已难以还乡,但此地也足够安慰平生。

明清时,海晏一度是滇池边最繁忙的港口,据说海晏一词,正是由于此地商贸繁荣,流通发达常有达官显贵来访,并在滇池边宴请,从而也得名“海宴”,也有说此地有人取唐代郑锡《日中有王子赋》中“河清海晏,时和岁丰”的“海晏”二字来希冀太平美好,繁盛兴旺。

无论是哪种说法,都可以看得出这里当年渔民船只络绎不绝,商贾小贩往来相连,甚至有流连者搬入此地,挥金置豪宅。如今还有很多人专程到这里就为一睹那座被称为“72道门”的清朝老宅。富庶的生活也给这里带来了浓重的汉地文化,关圣宫,吕祖阁,时至今日依旧安然而立,供人观赏祭祀。

这些具有代表性的符号元素对于研究云南明清历史文化具有很大的价值,在近年更是被昆明市作为第四批历史建筑进行挂牌保护。

2
如今海晏村繁忙的商贸往来和热闹的捕鱼景象早已尘封,城市的发展正在把这个古滇码头遗忘。但其悠然自得的生活方式和得天独厚的如画美景又让它焕发出另一种曼妙,它在等待每一个前来探索的人。

渔业依然开展,但因为滇池治理,渔期仅为期一个月,捕鱼为生的村民少之又少,取而代之的是一批批钓鱼爱好者。

但每年十月左右,还是有大批渔船驶入滇池,撒网织罗,继承着祖先流传下的手艺,你若此时到来,一定不能错过这些难得的湖鲜:鲢鱼肥美,鲫鱼鲜甜,银鱼爽脆,湖虾下饭。

岸边田间,已不再是从前仅供自给的稻麦五谷,大棚内多的是供入城市的新鲜时蔬和缤纷花卉,可在村内随意找家食馆体验从地里到锅中的料理。

海晏人也把老昆明独有的“讲究”保留在了骨子里。没有太多被改建的房屋,传统民居透漏着古色古香,门前打扫得清幽洁净,院内必不少绿植鲜花,青石板路被岁月磨得透亮有秩。

偶然驻足到路边的石墩一座,或闭目养神,或稍作休憩,感受清风飘来,花香刚好消散了风中腥味,令人倍加舒适,更不会让外来的你认为这是“别处”——海晏人在自然随性中透露着生活的热爱,花间棋盘上饱含对四时的把控。

3
最不能错过的要数码头边上的日落。晴天时节基本每日都有来自城区的游客到码头欣赏“昆明最美的日落”。如同《庄子》中所描述的一样: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遥于天地之间而心意自得。

黄昏时分,伴随村民荷锄而归的脚步来到码头,云层渐淡,披上金光,波浪一次次冲刷夕阳的余晖,在西山的掩护下太阳缓缓撤离春城,时光再一次眷顾了昆明。

在这里无论邀约上谁,都能体验到不一样的感受:与朋友相聚而立,悟光阴似箭然情谊愈坚;和爱人执手遥望,赞时光流逝而矢志不渝;携家人驱车前往,看夕阳无限盼此情永远。

时间难免淹没岁月中珍贵的美丽
但它仿佛躲过了光阴的屠戮
静立湖湾,守护一方海晏河清

趁变化的触须尚未企及此地
不妨借半日浮生
向呈贡海晏村出发
暂时逃离喧嚣,去遇见美好

图文来源:昆明范儿 微信公众号/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