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疫情之下,这13位新老大理人这样把日子宅成诗
因为有突发的疫情,正月十五也就宅在家里,遥望湖北武汉,家里煮好的一个个元霄我们很难咽下,味道也不那么香甜。

“为古代苍洱人民免受瘟疫灾,独一人冒死吞下毒菌成英雄”。在全国人民同仇敌忾战胜新型肺炎之际,在踱步中我想起老一辈口口相传的《大黑神》故事。

相传天上的玉皇大帝发现大理苍山洱海之间的人民生活比天庭还好,顿生嫉妒之心,便派了一位天神带了一瓶瘟疫种子来到人间,企图毁灭人间乐园。

天神到了人间,看到人们男耕女织,安居乐业,不忍下手,可又无法不复命,便把瘟疫种子撒在自己身上,吞下了瘟疫符咒,当时全身变黑中毒而死。当人们知道他是违背了玉皇旨意,为了拯救大理人民而死时,对他倍加崇敬,尊他为本主神——“大黑天神”。

在《大理国张胜温梵像卷》中,就有大黑天神的画像,喜洲金圭寺本主庙内还有大理国时期的石刻大黑天神雕像!

现在瘟疫突然袭来,全国有成千上万的白衣天使冒着生命危险面对面与瘟疫作搏斗,他们是今天全国人民敬佩的英雄。

正月十六,一大早,春雨下过,大大小小的枝干上,叶片上,花瓣上,水珠儿晶莹剔透,在阳光下晶亮晶亮。手机上,电视里传来一个个抗瘟神斗病毒的好消息。我坚定不移地相信,武汉必胜,湖北必胜,中国必胜。

多难兴邦,中华民族五千历史也是一部斗瘟疫胜病毒的历史。今天,有中央坚强的领导,各地亿万人的响应,有先进的科技和深厚悠久的中华医药。众志成城,胜利在望!

大理春光明媚,全国百花齐放,春天来了,春雨下了,春风吹了,一切都会好起来。

@吉小冬(大理漾濞苍山石门关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现居北京)

这次回北京也是陪老母亲过年的,结果医院不许陪,大理回不去了,只能猫在自己家里。

每天傍晚去奥林匹克公园走两小时,静下来看北京,发现这座城还是很可爱的。

我家窗外也有三塔,晨光里浅浅的蓝。您可能不知道,华联超市贴着云南蔬菜、云南直采的蔬菜,都是在云南玉溪通海县直采的。

我想说:GDP第二,未必代表美好生活。天天想发财,想一夜暴富的人,该歇歇了!诗和远方是生活方式,不是摇钱树!大理和旅游是永远的诗和远方,人们永远向往的地方。加油中国,加油武汉,加油大理!

@刘学邦(知名画家,现居下关)

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我更多的是在反思和担忧:担忧餐饮、旅游、服务业,种植、养殖业等等。毕竟绝大多数人面对的是将来的生活,面对的是该怎样挺过。

视觉主要关注的是弱势群体,通过创作给人们面对生活的力量和希望。宅在家中,我拿起画笔记录,表现身边的人,平凡的事。

买不到口罩,老婆自己制作,总比没有好,于是,我画了五朵金花制作口罩。

旅游企业停业,我画了打着胜利手势的导游金花。

看了白族大本曲弹唱抗疫专题,我画了白族男女弹唱大本曲。

还画了钟南山院士,以及表现白州抗疫的内容。

生活不易,但在作品里我尽量表现人们坚强、乐观的一面。这也是我对生活的态度,也是内心的独白。再难也要笑对。春天来了,一切都会好的!

@李镜泷(知名作家,现居鹤庆)

鼠年前后,一种叫2019-nCoV的新型冠状病毒,让人们渐渐陷入恐慌。大年初二,跟着媳妇回娘家,在自我感觉良好中,我在阳光下打开黄永玉的《比我老的老头》,饶有兴味地读下去。

偶尔打开微信,病毒肆虐,形势越来越严峻,各种话语、话题、话头不断刷屏。当此之际,我写下了《我在高处,无须如坐针毡》,对那些网上流传的“谎言”和“幽默的幸灾乐祸”我很不屑,因此,我说:“我宁可沉默,关注于一朵花的枯萎”;“当冬风还在肆虐,春光就是信口雌黄。”

大年初三,根据前一晚相关文件,遂快马加鞭赶往所驻村参与疫情防控工作。从此,连续10天,更多的时间,我和驻村战友们“宅”在路上,宣传、排查、消毒、发放物资……一天奔波下来,再去继续关注电视上的新闻,一觉醒来,手机上首先打开的也是“疫情动态”。

2019-nCoV新型冠状病毒,成了所有人放不下的“牵挂”,生命所系,谁也无法置身事外。

回到家,利用晚饭后“宅”着的时间,看完了遗传学家谈家桢的传记《生命的密码》,在电视剧《绝代双骄》的连播中,我随手在手机上写下了一些文字:

1月31日是《寻找B》,2月1日是正话反说的《感谢2019-nCoV》,2月2日是《以读攻毒》。在朋友圈中,我说:“一朵2019-nCoV,再次考验人性。”

无论宅在家里还是路上,人们在病例的增加中再次思索人生的意义,并因此端正态度,敬畏生命。当然,仍然有冥顽不化者在这场疫情防控中显露丑态。说多少话都不如实实在在地去做,疫情仍在,在家与村委会之间,我依然只能“宅”在路上,一路与疫情作战,直到疫情的魔鬼无处藏匿。

“人啊人!”疫情过后,惟愿你我平安,珍重再珍重!

@麦田(知名诗人,现居祥云)

上班第三天。依旧是必须的程序,戴口罩,测体温。依旧是两点一线,从家到单位。

这样反倒觉得生活简单,似乎少了一些既抹不开人情,又不得不去做的应酬和事情。

今天,参加由单位组织的文艺志愿者活动,到医院、社区和广场进行“抗疫”宣传,发放防护手册,粘贴防疫倡议书,对未戴口罩的行人进行劝导。

下班回家继续读书。《鼠疫》,这和武汉因为新型冠状病毒被封有极其相似的背景,武汉人民在忍受着一种处于恐惧之中的沉默的生活,可是仍然在期待……

《云中记》是一本安魂之书,阿来要给在地震中蒙难的云中村的乡亲们安魂,要给云中村的一草一木安魂,这本书更是写给我们这些所谓生活的幸存者的安魂之书!

我惊讶于笛福在《瘟疫年纪事》里的虚构,竟逼真得几乎可以和日记相应证。

这几天几乎没有写诗,我感觉对于这样非常的疫情,我们还得应该少些阴郁,乐观前行!

我听见大地隐隐的呓语,我们在时间的漫长中体验时间,在荒芜的人间,写着孱弱的田园诗。

@宋平(锦墨·大理国际社区创始人,现居大理古城)

这些天,仿佛重新过了一遍小学生的生活:每天好好睡觉、吃饭、记单词、读书、上课、运动。

厌倦了,就伸一下懒腰古城走走。不需要跟任何人多讲一讲话,也没有任何人在路上认出你。

新的平台新的圈子,安安静静给我们成长和惊喜。

跟小七一起开启时间管理课程;跟五点一刻同学们一起自律;跟明道妹妹一起探讨春天的塑身营;抖音每晚打开,都是源源不断的加油。

明天要振奋一下更新视频了。

@李云洁(大理旅游集散中心集团副总经理,现居下关)

疫情发展始料未及,大理好礼门店备好了红糖、生姜、鲜花饼,给到达大理的游客送暖心姜汤;景区直通车擦洗得干干净净,大家都做好了全员停休的准备。大理旅游集散中心所有业务暂停。

走在空荡荡的大理古城街头,五味杂陈,值守岗位的兄弟姐妹在运营区域消毒、检查电路,为复工做好保障工作,客服妹妹24小时接听电话,为客人办理无损退款……这是一个旅游人最安静也是最揪心的春节。

大理旅游集散中心配合接送部分滞留游客到安置酒店,其中以湖北武汉、黄冈和孝感为主,负责接送的师傅们做好防护措施的同时,热情地为游客提行李、发口罩,得到游客的好评和感谢,很多游客说,在大理感受到温暖,等疫情结束了,还会再到大理旅游!

苍山峰尖还有皑皑白雪,洱海水波仍在流转,大理古城仍秀美地伫立在苍洱之间,我们相信,山水终有相逢时,期待寒冬后,与五湖四海的朋友们相约大理!

@魏东凌(新大理人,现居大理海东)

太阳即将映照苍山,我立即起床。打开蓝牙,打开QQ音乐。

问一声:早安,世界!

这,就是我一天的开始。

刷牙,煮上一杯朱苦拉咖啡;左三圈右三圈;整理消毒;刷微博,刷腾迅,忽然发现,那些丢掉的朋友们又回来了;宅家,必须一天三顿饭!活蹦乱跳才能对起那些爱我恨我的人!

煲一锅排骨莲藕汤,虽没有武汉的原汁原味,但武汉的味道一直储存在我的记忆里。

大汉口热干面,配个云南的独瓣大蒜,红糖酒糟鸡蛋羹。何时能在武汉街头吃上一碗热乎乎的热干面?

要说“宅”,我感觉是一件幸福的事:任,狂风骤雨,我有屋顶;任,风轻云谈,我潇洒依旧!我可以有充分的理由,不再风里来雨里去的奔波;我可以有更多的时间补上过去落下的资料,我可以慢慢恢复被晒红了的脸。

写完朋友圈,取出冰箱里的菠萝,用便携式料理机搅拌成厚厚的泥,填加蜂蜜和水,继续搅拌。做为我的夜宵。

继续未完成的作业,直到挣不开眼,才去洗澡睡觉。

@潘军 (来自北京的新大理人,现居下关)

农历庚子年,正月十一,立春。

新型冠状肺炎已爆发半个多月,疫情的发展牵动着每一个中国人的心。

依旧按部就班地待在家里,虽然日子有些沉闷,但这次是与家人,也是与自己的一段最长的相伴时光,看书、喝茶、听听音乐,平平淡淡的日子确让人很安心。

看武汉封城日记里,一位叫冰点的武汉朋友写道:“世界越是混乱不堪,井然有序的日常越能够给人力量。”

静下心来,拍拍自己养的肉肉和鱼,岁月静好也不过如此了吧!

致敬所有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人员和警务人员,以及为了医疗物资保障的各行各业人士,中国加油!武汉加油!

@李维丽(知名散文作家,现居云龙)

春节放假前,我把写好的诺邓系列稿件打印好,准备假期回家认真修改一下,等春节收假再去诺邓,完成后面的文稿,可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这一切,突然地就没了修改稿子的心思,开始无端地焦虑、紧张、不安、烦躁、压抑,同时在为很多远远近近的人担忧、祈盼。

初七,我坐在电脑前开始写字,我喜欢一个人安静下来的样子,这次我没写诺邓,写了剑川象图。初见象图,山脚的河谷,若隐若现;半山腰的村庄,炊烟缭绕;高山顶的雪,亮晃晃的,还有一块湛蓝的天空,这就是象图,像油画一样美的象图。河谷寂静,村庄安详,白雪圣洁,天空如洗。我站在一个村庄看它,莫名地有种进藏的感觉,感受那个高阔的、安宁的、清澈的世界。

写《静静的象图》的同时,我的阅读也开始了。写作间歇中,打开塞壬的《奔跑者》,就被塞壬的文字抓走,和赛壬一起奔跑。

奔跑着,奔跑着,立春已至,寒冷凋零的冬天悄悄溜走,充满生机活力的春天渐渐晕染,中午气温明显回暖,你感觉到了吗?  

@李丽琴(知名散文作家,现居剑川)

初三开始值班,采访了几天,又在家宅了几天。

采访的时候,单位给我们作各种后勤保障,给我们找来口罩,给我们各种温暖关怀。采访中,看到各级工作人员不分昼夜在一线值守,各级领导紧锣密鼓下乡调研指导安排部署,医护人员在医院作签名请战和防护培训,大家齐心协力,共同防控。

宅家的时间,孩子各种线上线下学习。我每天整理,洗涤,清洁,消毒,锻炼,烹饪,拾掇花草,并和亲友们作一些有益的交流,继续普通人家的日常生活。

关注社会动态,有遗憾,有惋惜,有痛心,更多的是感动。受到不少教育。保卫生命战疫行动中,有太多的付出者。看了一张写满野生动物名称的图片,又读了几遍《为自己的生存发出善良之心》,敬畏之心越发深重。生而为人,我们是应该拒绝一些东西。让世间万物,各得其所。

2月5日上午梅花开满枝头,下午风吹得紧急,期待它吹散世间阴霾,让大地清净安宁,让花更香春更暖。

@陈媚秀(大理大学2016级统计学班学生,现居云南昭通)

据说,昼伏夜出的小蝙蝠努力扮演成一个孤独的藩多拉盒子,但终究还是被人类打开,释放出寂寞洪荒,不要小瞧这些家伙,它们居然暂时圈限我的活动范围——家。

以前假期匆匆回家,又匆匆返校,但这个假期不同。疫情爆发,少了娱乐交际,街静城空,关门闭户,正是这样的特殊时期,闲居家中,家人朋友两种角色相互切换。

这时段里,发现父母也变了:坐在沙发上披着外套戴着老花眼镜的爸爸侧身坐在哥哥旁边看他玩手机,手指不时在屏幕上划两下,嘴里念念有词。

妈妈的头凑近我耳旁轻声说了头疼便轻轻依在我肩上同我看电视。不时询问人物关系,问完便变得安静。

多想成为“局外人”摁下快门记录这个时刻,因为小时候都是我们像这样依守在他们身旁。

以前爸爸总不喜欢我们在家里玩手机,妈妈再苦再累亦或是哪里不舒服也不会随意透露,他们真的变了。明明渐渐老去却越来越像孩子——变成老孩子。

希望疫情早点过去,生活恢复常态,一线的同胞们早日能与家人团聚,平安相守,共同书写陪伴这本长情的书。

@又凡(白族作家,现居下关)

对于像我这样的写作者来说,一个重要的事实就是,每天都一样,没有周末,没有节假日(甚至有点害怕过节,因为它会打乱固有的、安静的节奏,尤其厌烦批量群发节日短信,感觉比较无聊,会回,但从来不主动发送),没有阴晴雨雪,无非读书写字,无非写字读书,所以对于很多人来说,疫情之下,终于有机会宅在家里的这些日子,反而是我最平常的生活。

当然了,也有一两件特殊事:出门戴口罩,进门好好洗手,上一趟菜场要买好多天的菜。

其余,一切如常。

今日立春,阳光明媚,云朵柔软,天气微微转暖,正式走进庚子年。

上了趟大理读吧。在喜心主屋静静看洱海,看它如一条蓝色的长河,缓缓流来。这个季节的洱海,比往日更蓝,蓝得微微泛紫,异常柔软,甚是舒心。

最近大理读吧每天做的事,就是打扫卫生,读书喝茶。我们在读《霍乱时期的爱情》《黄帝内经》。我们会为大家守好阵地,期待春暖花开之时,在书香茶香里与亲们久别重逢!

图文来源:文/图 大理文旅  大理文旅/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