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丽江是什么?
发布时间:2014年05月21日 17:00:13 作者:@金沙旅行 录入者:@金沙旅行 点击:
网上有一篇文章说,丽江是一个个开放式的精神病院,束河古镇是分院,白沙古镇是重病区。在这里,没有医生,也不要护士,病人与病人之间便可相互治疗。可以随时来入院,亦可随时出院。更有某人说:在丽江,有饭吃,但吃不饱(因为不合胃口)。在丽江,有觉睡,但居无定所(因为要体验不同的客栈)。在丽江,有爱做,但做而不爱。最值钱的是阳光,最不值钱的是时间,享受阳光,喝茶,聊天,上网,发呆真是悠哉。流浪。邂逅。艳遇。遗忘。疗伤。纯净。独自。体味。散闲。简单。我不确定这样的丽描述,会不会吓到没有来过丽江的你,我更愿意相信,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丽江一样,每个人的“丽江梦”都是不同的。今时今日的丽江,已经不再只是纳西人自己的,而属于所有怀揣“丽江梦”的人。@金沙旅行,一起分享丽江。


为什么一定要用“梦”这种虚无飘渺的词汇呢?丽江确实是个适合做梦的地方,同时也是一个实现梦想的沃土,它在梦想和现实之间获得了最好的平衡,于是人们都愿意到丽江做梦,实现梦,或是在梦里让丽江一直萦绕。当各种人在丽江这么一个小地方汇集,他们的梦想也如一个个微小的萤火汇集、发光,最终爆发出绚烂的光彩,让人终生难忘。它可以是笑看风轻云淡的生活,可以是激情四射的青春,可以是“刀光剑影”的江湖,可以是温暖人心的小清新……太多太多的梦想在丽江汇集,生根、发芽,结出动人心弦的梦想的果实。


张清华(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丽江的声名早已超出了单纯的地理范畴。自以为有点品位、有点文化情调的都市人和新驴友们,常以言称丽江、谈议香巴拉为荣。想象中它有天赋美景,撩人的风情,遗世独立的气质,别具匠心的客栈,文腔艺调的酒吧,甚至古雅散逸中还透着点儿“闷骚”的意味,勾人遐思。

唐昊(华南师范大学教授、知名评论家):丽江会让人回归真实的生活、深刻的感受,原因也很简单——这个陌生人聚集之所把我们从日常生活中抽离出来,让我们依本性而表现自己。我们享受的其实不是丽江本身,而是我们自己内心残留的青春和激情。但正因为自己感觉到心灵上有创伤,我可以让每个人,每件事,都恢复奇迹的价值。

谢海涛(《新世纪周刊》深度调查记者):丽江虽一隅,洞见大千世界,痴男信女,七情六欲,气冲红尘。彼时,凡我在处,皆是丽江。从这个层面讲,似乎是化外之地的丽江,以其远古时代的河流雪山,天然圣洁之气,让人暂时放下红尘,近观水,远观山,思索心性与人生,如同禅修的导师,让人向往。

宋守山(青岛科技大学校报编辑):子曰,“医此病,须武陵深处”。当然,子还说了,“别忙活了,这地方已经找不到了”。因为,这尘世之间,连瑶人的千家峒都云深不知处,桃花源估计更是找不到了,找桃花深处,门都没有。好在,上天留了一方叫做丽江的山水。昔年东坡吃河豚,称值那一死。而丽江,亦是如此。“春心荡漾”也好,“醉生梦死”也罢。且做一场疗伤的梦。

谢勇(知名时事评论员、复旦大学美学博士、《时代周报》评论编辑、高校教师):实际上,没有《去丽江疗伤》这本书中这些聚在丽江的有故事的人们,丽江就不是人们心目中的丽江了,这些丽江人的命运,他们的心思,他们的爱恨情仇,乃至他们的未来,加在一起,造就了丽江的灵魂,原住民,仅仅是丽江故事的背景。

卢雁(《东方早报》评论员):丽江是不少人心目中的圣地,是一个会让人灵魂出窍的地方,“诗意的栖居”者的容身之处。在喧闹的都市待乏了,需要去丽江那样诗意的地方喘息一阵,什么都不做,每天就是读书、晒太阳、发呆……丽江这个地方很小,小的只放得进一颗单纯的心灵。丽江,已经成为许多人贯穿始终的牵扯。

丰鸿平(《看天下》内容总监):我没有去过丽江,但我知道那是一个美妙之地,一个慵懒却又激情,狂野却又温馨的地方,一些人去那寻找爱情与艳遇,一些人在那寻找内心的宁静,一些人在那想忘却尘世,一些人只是去那走走看看到此一游。也许有一天,我,和你,都将出现在丽江街头或酒吧里。那时希望我们能互相讲诉、聆听相似的故事。

陈鹏(原潮流杂志《FUN》总编辑,作家):丽江者,风景秀美之地。丽江的故事与别处的故事没有太多不同,只是在丽江,人更容易放松,摘下面具,掏心窝子,释放真我,在客观上,造福了我们这些从来不曾去过丽江的人。从他们的叙述中,体验追求精神重生的过程,可以得到别样的人生经验。

毕诗成(《华商报》高级评论员):与其说,丽江是一个适合艳遇、适合邂逅、适合发生故事的地方,倒不如说,丽江是一个适合安放所有孤独灵魂的地方。丽江是都市病人的疗养院,是文艺青年的小天堂。而这种价值,显然已经溢出丽江这片土地。丽江都以其包容的恬静与浪漫,营造了猛烈撞击的过程,这就是它的价值。

罗天昊(青年学者、资深媒体评论员):某种意义上说,隐居丽江的人,他们不仅是在疗伤,更是在修行。为了明年的花更鲜艳,不惜枯萎成秋天的黄叶,化为来年的肥土。自我放逐,然后获得新生,岁月流逝,不是时光的轮回,而是生命的涅槃。
韩福东(《南方都市报》首席记者、知名评论员):丽江的最大不同,是这里有着更为放纵和泛滥的情欲河流。这是一种瘾,会让人迷恋,但终究只是一味毒药,你不可能期待以这种饮鸩的止渴方式,来让自己轻逸并彻悟起来。丽江也是一个更深的江湖。他们有时显得坦承,有时又似乎更在乎该如何维护自己的尊严。一个脱离都市苦海的人一旦在丽江由暂住变为久居,他同样要面对都市生活中困扰人们的日常林林总总。

李铁(《财经天下》副主编):丽江的灵魂不在于游玩,而在于心灵的疗伤。丽江总给人以一种莫名的神秘,丽江的秘密就在于丽江病人的秘密。在中国几千年的传统之中,佛老庄子之学不知安慰了多少失望的儒生士大夫,为他们的心灵治病疗伤。但当这些传统的平衡在近代被无情地打破之后,人们必须寻找那些精神良药的替代品,而丽江,就是其中之一。

焦蓓(香港《大公报》驻京记者):丽江,好似一种瘾,到过之后的人们,心里最柔软的东西一旦被触动了,那么,他们的心灵就会永远向这座古城打开,预留给她或多或少的空间。到了丽江,很多倒也没有轰轰烈烈的生活,不过就是“过日子”,在平淡中找寻快乐。不然就是厌倦了喧嚣的尘世,找个地方与世无争地隐居生活。丽江是个让人流连忘返的地方,是一个让人魂牵梦绕,却不在凡间的土地,那里只有透蓝的天空,潺潺的流水,古朴的石板路,下了雨湿滑但并不泥泞。

蒋晨明(《中国周刊》常务副总编辑):其实,人人心中都有一处丽江——有些浪漫,有些不羁,有些超脱,有些梦幻,有些醉意,有些私密。只不过,有人对此会有强烈的感知,有人却不怎么留意。

李承鹏(中国著名社会评论家、杂文家、畅销作家):每一个作家心中都有一个座无法拆除的城市,我去过很多城市,但是只有一座城市是一直刻在我脑海里的,那就是丽江。每个作家心中都有一个城市的模型,这个模型是无法拆除的。我想跟当地政府建议的是,“最好的政绩是保留丽江传统的文化,纳西族的文化”。

李亚鹏(演员、慈善家、商人):丽江是我人生可以落脚的地方。丽江有着浓浓的家乡味。

宁财神(中国作家、编剧):丽江拥有雪山、平原、湖泊、山路等丰富的地形地貌,加之宜人的气候和便捷的交通,让这里成为得天独厚的天然摄影棚,只要政府愿意朝这个方向发展,等相关的设施建起来之后,丽江绝对是个拍摄的好地方,10年之内就可“干”掉横店。发展方面我相信,丽江会很谨慎,因为它卖的就是环保。所以只要在环保上做好,剩下的都不是问题。

孙冕(《新周刊》杂志社社长):听许多去过丽江的人说:情陷丽江了!一段难忘而美丽的情感记忆,藏在心里的某个角落,偶尔翻出来品读,别有一番滋味。邂逅,成了去丽江的天大理由。

……

丽江正是拥有这样笑看人生的胸怀,而如一块磁石,吸引着无数的人来到这里,无法离开,或是给人们带了更多的念想,严重的更是成为了一种让人上瘾的毒药,欲罢不能。那么,你呢,你的丽江是什么样子的?
点评
金沙旅游联系方式
咨询预订:400-690-3363
                    
移动客服:13769033363
支付宝:jinshaly@…
游记分享更多
为您提供:丽江古城附近近百条旅游线路,数千家客栈酒店,超万个云南旅游景点
丽江户外俱乐部:真正纯玩旅游服务和细致周到的旅游顾问,可靠可信的旅游向导
丽江旅行社依靠口碑人脉营销,铸造"丽江金沙旅游"金字招牌,传承驴友精神。
个性化服务定制丽江自由行,多样化支付方式,全天候咨询的一站式丽江旅游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