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茶马丽江
游丽江前夜做一梦:白云拥从雪山夹着一条美丽大江,我披蓑戴笠划船漂流,江边树一旗幌——丽江客栈,我便撑篙一跃,一脚踏进了客栈门槛。
 
心中常羡王子猷随兴而行的雅事,旅行前就不着意做攻略,到得丽江,急切地寻找梦中画卷,结果却是梦中情人杳无踪迹。正好客栈老板是老乡,一番询问方知,丽江只是一座古城,并没有什么江穿城而过。
 
但我还是疑惑为什么起了一个这么诱人的名不符实的名字。怀着一丝失落,走进“独家记忆”客栈。
 
在与长者的攀谈中,在一堆宣传图册中,在墙壁上张贴的影像中,在与老乡的交流中,在街巷两边的碑文石刻中,我努力寻求着看点。
 
夕阳的余光透过云层随意地泼洒在群山包裹的大街小巷,丽江标志建筑“大水车”像一对情侣守望着从玉龙雪山方向潺潺流淌的碧溪。自盘古开天辟地以来,黑水河和白水河就结为夫妻,繁衍哺育出纳西族灿烂的文明。
 
妖娆的玉龙河一头钻进古城,即一分为三,巧妙地用分身术把整个古城穿缀成一部古老的竹简,供南来北往的游客阅读品味。夕阳下的玉龙河像一杯浓酒,终于唤醒了我的兴趣。
 
邂逅丽江犹如在异乡偶遇一位古典少女,她的肤色眉眼身材容貌,她的顾盼生姿,她的侠骨柔肠,都融入这山水碧瓦巷道店铺之间。
 
走在古老的街巷里,我真切地感受到她的呼吸,她的素手,她的芳香,她的缠绵。
 
清凉的雪山融水日夜濯洗着丽江千年的岁月,洗去她千年的风尘和哀愁,唤醒她青春的记忆。
 
远山的雪,四季的花,天上的月,千家万店的灯笼倒映在缠缠绕绕的护城河,碧水流灯,载着少男少女的美好心愿流向江海,亘古不变的清幽与红红火火的人间万象互为映衬。
 
奔腾的怒江、澜沧江、金沙江从青藏高原深处走来,唱着豪迈的歌,跳着飘逸的舞,将这座古城从远方包装得峻险而美丽。
 
马蹄腾跳,铃声响起,从万丈深渊走向云海覆压的崇山峻岭,茶马人把三江当做琴弦,弹奏出一曲撼动古今的大调,嘈嘈切切的是茶马人的喜怒哀乐,丽江永远是古道上一个高亢的音符。
 
枕着琴弦入梦,驾着白云策马行进,与马为伍,与茶为朋,在烽火硝烟、毒虫猛兽、烟瘴时疫间跋涉,茶马岁月永远那般自信坚毅,恰似闲庭信步。
 
生死中的生死已成故事中的故事,茶马人驾驭的马队,从商铺里不断泛起的悠远回旋的铃声,时刻在古道的烟云里飘忽,在丽江人的睡梦里飘忽。
 
在滇藏间的山山水水中弥散。夜深人静,我仿佛看到他们驱马扣门的身影……
 
丽江客栈像一座山,落满了雪,接受日月之光的亲吻;像一片海,接纳百川的皈依;像一株株鲜花,各呈显鲜艳,透射芬芳。
 
从《诗经》汉赋、唐诗宋词、元曲中查找它们的出身,品味客栈的名字就是在品味浑厚的文化,品味丽江的韵律、韵脚,品味人与自然的和谐。
 
如果不是网上预定,一时半会儿还真难找到入住未满的客房。不觉让人慨叹,丽江客栈古来多,天下游人今未少。
 
跳出来是仙境,走进去是红尘。
 
这是一处适宜安放肉体和灵魂的地方,这是一座红尘与仙境交融的城,她用古代的宁静贮满现代的喧嚣。龙虎环抱处,山抹微云;朱雀朝迎处,峰峦如聚;玄武枕靠处,雾失仙山。
 
清一色的瓦片如少女飘柔的秀发,飞檐翘脊似朝霞中振翅欲飞的鸟群,纵横交织,鳞次栉比,如热恋中交颈的仙鹤。偶有参天绿树、松柏竹梅点缀其间,在云霞的映衬下,与西王母的宫殿没有差别。
 
天下有情人大都奔夜市而来,月光下青舍飘烟,古巷流芳,声乐四起,不知今夕何夕。手挽着手,出入于千家万店之间,享受视觉盛宴,辨识品物流行。
 
这里绝没有汽车的飞扬跋扈,到处流动着步行的安全与快乐。
 
渴了随便找一个茶座,或豪饮或慢啜,累了随意找一个酒吧安座,听高歌弹唱,激情四溢,兴尽而出。正所谓:夜游古城尽是人间烟火,晓登高处始觉神境仙界。
 
梦醒客栈,再依依不舍地走一番回头的路。白天游古城少了摩肩的喧嚷和霹雳酒吧的刺激,却有幸品味她幽静和闲适的风情。
 
古砾岩铺就的巷道,经千百年的脚踩马踏,磨砺出斑斓的石晕。如梦的细雨,莹洁的石径,空气里缥缈的花香,街巷里淡淡的茶香,一派清新怡人。
 
或做一鸟,或做一蝶,在千盆万盏的花丛撒娇。娇艳的三角梅,这儿一丛,那儿一树,或侍立客栈门口,或探出千家短墙,或簇拥小桥流水……于众香国中独逞娇媚,于人困马乏时醒神振疲。
 
古藤花下,一对对情侣喁喁细语,细嚼漫品花饼花酒。花朵制作的首饰在姑娘的颈间指上闪着光彩。
 
商铺迎着旭日次第打开。一行人施施而行,慢慢而游,始觉一店一品一风景,一街一巷一世界。
 
我忽然感觉到,街巷中众多的风景好像为我的到来而琳琅满目,尽显品相姿色。在街巷的尽头随意穿梭,不必要顾忌路标的指示,跟随小桥流水寻觅商家,跟随曲巷踏破铁鞋。
 
一尘不染的空气浸润着肺腑,抵消了高原反应,远方的流云扯出丝幔,缭绕在古城尽头。
 
峰回巷转处,仰望一高台有紫气浮动,绿云萦萦荫庇文昌帝君居所。登高四顾,四方山水和琼楼瓦宇尽收眼底,确实是读书思悟的好地方。
 
在这里我们和古人一道领略古柏擎云,读玉龙雪月,写万户烟霞。
 
从“壮怀直送江趋海,大笔欲飞峰向天”,领略他们的胸怀,从 “窗含千仞雪,笛破一天露”体悟他们的宁静。宁静方可致远,其实丽江人一路走来,确属不易。
 
丽江悠久的历史文化是纳西人创造的,纳西人的胸膛里永远流淌着自强不息的血液。文图并茂的文化墙诉说着一个古老民族的智慧和追求。
 
纳西文字东巴文,纳西语叫“森究鲁究”(曾经刻在石头树木上的文字),以文画象其物宜事迹,音义兼备,被称作原始的图画象形文字中的东巴文,活化石,据说比甲骨文的形态还要原始。
 
用这种文字书写的《东巴经》,记录了一个民族的文化。因为《东巴经》我们知道了纳西族之所以为纳西族的伟大文证。
 
它的书写材质——千年不腐的东巴纸,决定了这是一种散发着松香、酒香、花香、竹香、木香、胶香的文字,但也不乏卧薪尝胆的志向,用胆汁调制墨汁伴随《东巴经》而流芳百世。
 
我渴望能够解读众多文字的奥秘,但我的浅薄和孤陋不足以胜任。懵懵懂懂中我看到纳西文的“我”字的写法,是天底下的一个人,正伸展胳臂拥抱这个世界,与甲骨文的天字和大字有些相像。
 
纳西盛行“抢婚”风俗,但这种抢不是黄世仁一类的欺男霸女,而好像是说一对青年男女青梅竹马、自幼相爱,因男方家里贫穷,娶不起妻子,女方父母又将女孩许配他人,忽然有那么一天,男方率一队人马,全副“武装”,持械带索,用泥巴抹脸,隐去真容,吆五喝六,来到女方家里将女孩儿“绑去”,纳入洞房。
 
真事假做,假事真做,便沿袭出一方风俗。据说这种“抢婚”习俗由来已久,我国五经之首的《周易》曾记录下这种婚俗。在《周易》屯卦、贲卦、睽卦爻辞中都有“匪寇婚媾”的记载,意思是说,那队人马不是强盗,而是抢亲的队伍。
 
大周王朝起家于西北,而这样的婚俗也盛行于大周王朝的西北地区。后来因为战争等因素,其中的一支民族(有专家考证为羌族的一支)沿着云贵高原一路南下,到西南一带避难,几经迁徙融合,最后定居丽江一带,我们可以推断纳西族是一个在战祸中不断被边远化的少数民族,他们在不断与当地民族的融合中,也始终保留下了自己的一些风俗,比如抢婚。
 
一个弱小的民族在山水和历史的夹缝中生存确实不容易。纳西族像一株扎根在石缝中的小树,历经风雨雷电,历经岩浆泥流,顽强地生长着,最终突破了岩石的包围,深入地层深处汲取营养,面向高天吸纳阳光,长成了云贵高原上的一棵参天滇朴。
 
在丽江我所不知道的太多了,然最让我震撼的是文昌宫院内的一棵滇朴,它是我生平中所见到过的最为高大的树种。
 
几个人搂抱不住自不必说,而一树旺气直达霄汉,除去地势因素也远高过文昌宫门前的那株千年以上的古柏,目测大概有50多米。
 
依偎朴树,《道德经》中的一些片段在脑海中闪现,“知其雄,守其雌……复归于朴……朴散则为器,圣人用之则为官长”。朴树要往高处生长,就要守着脚下的土地,根往土层伸展一尺,干支就会长高一尺。
 
普通的木工肢解朴树,可以制作成各种各样的家具,摆满居室,以炫耀主人的富贵。
 
而圣人则依靠内在的感觉来决定这棵大树的用途,笔直干云的用做琼宇宫殿的栋梁,弯曲中空的制做飘摇江海的大船,龙飞凤舞的雕琢艺术品模样,如此这般,要靠设计师整体着眼之后裁夺,至于剩余的枝节末梢,才可以考虑制作家具物什。
 
而这株未被所用的朴树,正作为丽江的精神象征给丽江百姓和四方游客带来无尽的精神享受。
 
穿行在一座没有城墙的古城里,我的目光是自由的,我的脚是自由的,心也便自由起来。
 
遥望古城西南一角,有王气笼罩,寻气踏足,见一面迎墙上书“宫室之丽拟于王者——明徐霞客”,在“忠义”石牌坊背后,果然隐藏着“木府”二字。人言“不到木府,等于不到丽江”,此话可畏。
 
我没有到过故宫,无法拿木府与故宫做对比,但这里豪华的气势恢宏的古建筑足以统领丽江的古建筑群落。
 
丽江木氏土司是大明王朝朱姓皇帝赐姓,因有感于阿甲阿得家族归顺中原大明保一方百姓平安,而将“朱”字去掉撇横,大概意思为天下朱木一家亲,玩文字游戏,而将当地百姓赐姓“禾”,自此,所谓的蛮夷野族纳入百家姓氏。
 
木氏祖先居然也迷信文字游戏,木府脱离古城中心而偏安一隅,不做城墙而建开放城郭,纳四方商客于古城中心“四方街”,交易而聚,市毕而散,出入自由,都是不让木字居于中心成为“困”字,顺畅调达,荫佑一方黎民。
 
木得水而生,所以要引水入城、入家、入巷、入宫,入门,木怕火焚,所以于古城西北处建大水车,寓意灭火。这就是木氏的建城理念,合于五行文化,造福木氏子孙。
 
木府集办公、生活、休闲、娱乐于一体,古称衙门。前有牌坊,后有园林,中轴线上建宫殿,一条巷道连古城。
 
在众多的牌坊中最引人疑惑的是那座“天雨流芳”的牌坊,富有诗意的名字背后用纳西语翻译竟然是“读书去吧”。
 
边疆地区常备称作蛮荒蛮夷之地,而纳西族的知书达理不仅仅体现在这个牌坊上,还体现在巍峨的木府殿堂的布局上,万卷楼就处在议事厅、护法殿等大殿的中心位置,即木府的中心,在大研古城中这里绝对是一个研究学问的地方,其中的东巴经、大藏经、六公土司诗集、名士书画、翰林珍奇、学苑瑰宝都让人大饱眼福。
 
这是一个善于学习的民族,经和文字以“东”相称,族以“西”名,我的理解是吸纳东西文明于一体,略似今天的“中西合璧”。与其它少数民族、汉族文化、域外文化相互融合,形成了这里独具特色的多元文化。他们用汉字写作并创造奇迹,星光璀璨而泽耀古今。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一方人成就一方文化。文化是一个民族的根魂,拥有了根魂灵魂才有所安放,才能走得更远。
 
------本文转自:青眼有加特约作者  青眼有加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